您的位置:作家作品

【格央】最初的邂逅在春风里

发布时间:2014-02-18 信息来源: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 浏览次数:136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最初的邂逅在春风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格央

最初的邂逅是在明媚的春风里。那时的你是一个俊朗舒展,阳光向上的青年,脸上的笑容似雨后的天空,清澈明亮!而我,正在失落的心绪里思考和挣扎,似乎对什么都视而不见,又似乎是缺少了领悟的心情和聪慧。

那是一个春天的黄昏,我拖着凉鞋,套着诺大的T恤,在小区的墙角边牵着“多多”散步。多多是我养了3年的小哈巴,黑白两色相间,做什么都显得特别有风度,就像19世纪英国的绅士,而我最喜欢它的眼神,忧郁中带着一丝爱怜,是那种绅士的爱怜。

那天,我和多多如往常一样沿着小区的墙边散步,正安静地走着,多多突然改变了散步的方向,完全没有防备的我一下子就松开了拽在手中的绳,多多跑了几步,大概觉得缺少了礼貌,又如绅士般地回过头,冲我细声地唤了一声,表达出让我和它一起走的愿望。我连忙向前跨了几步,叫着它:“多多,你到哪去啊?”

这时候,我才发现,就在不远的地方,一个俊朗的高个子青年正牵着一只娇小雪白的比熊,青年和狗狗的眼睛都直直盯着多多。

“多多,过来!”在我的叫唤中,虽然多多显得不够情愿,但它还是往回走过来。

那个高个子青年和狗狗显然非常失望,犹豫了一下,青年对我叫着说:“应该让他们认识一下,他们似乎一见钟情了。”

高个子的话让我有些吃惊,但我根本没有心情理他。我的内心有着太多太多的悲凉和苦楚,在这样的时刻我可没有心情关心两个小狗的一见钟情。所以我再一次拽住了多多的细绳,拉着它走开了。我可以感觉到多多的不舍,但作为一个真正的绅士,它一直都特别体谅我的卤莽和固执,并竭力表现出彬彬有礼的样子。

那天,我们和往常一样,围着小区的墙边走了两圈,又在大门口买了一根绿豆冰淇淋,然后就回家了。

那天晚上的多多和平常略有不同,在我抚摩它的下巴的时候,它没有如往常那样回应我,而是若有所思,明显有了心事。

而我是一直都有心事的。那段时间的我已经在不快乐的心情中挣扎了1年多,几乎每夜都在失眠,醒来的时候,眼角常有淡淡的泪痕。当然,在众人的前面,我依然表现的快乐,傻呵呵地乐着,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可是在内心的最深处,我真的觉得特别的悲凉,觉得生命中再也不会有美好和希望了!

而那个让我无法自拔的、一直苦苦挣扎的事情倒不是特别的复杂,只是因为初恋的男友移情别恋了,而移情别恋的对象竟然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最弄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他们会在一个月里就结婚,是担心我去纠缠?还是爱到深处,又或者是命中的缘分使然。

那段恋情于我来讲虽然已经不是天长地久的温暖相伴,但终究是一场一辈子都不曾忘却的感情,其中有最真挚的爱情、最可笑的挑剔、最幼稚的狭隘、最伤感的背叛、最深刻的伤痛……于是,我们在最年轻的光阴里埋葬了爱情。于他,这份埋葬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,而于我,这份埋葬则意味着钻在牛角尖里的长长的、不能自拔的痛苦。

其实,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感情至少是一段让彼此都成熟的感情,岁月催熟了我们,尽管它的方式有些残忍和激烈。

而那个被催熟的过程,就是最煎熬的日子。多多是我在那段日子里最忠实的朋友和伴侣。

所以,当第二天的黄昏,在我一直散步的小道上,再一次看见牵着小比熊的高个子青年时,我突然有一种恐惧,觉得自己最新爱的东西又一次面临着被抢走的危险。我的恐惧和不安全感完全表现在我的脸上------就是最冰冷的冷漠了。

可是,我的冷漠并没有让他打退堂鼓,他依然挂着满脸讨好的笑容对我套近乎:“你好,又散步啊?”

我只是点了点头,没有停步,继续往前走。

“今天天气不错,最适合散步了。”他牵着狗狗跟上了我。

多多见到小比熊,显得特别的兴奋,发出快乐的叫声。感情于人类于动物大概都是一样的,像打了兴奋剂一样,一下子就精神焕发,连发出的声音里都有一种幸福的热情。

可是,这种感情又会持续多长时间?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已经证明,让自己或是让多多陷进去是最不理智的行为。

于是,我冷漠地拽着多多说:“多多,走。”

“你的狗狗多热情多友好,它的态度和你截然不同噢!”他说:“你的狗狗叫多多啊!很顺溜的名字,我的狗狗叫淑女,你觉不觉得它有一种淑女的气质?“

“这倒没有觉得,我倒是感觉我的多多是一个绅士。”

“这个观点我很同意,一个是绅士,一个是淑女,它们很般配嘛!”

这个高个子年轻人显然是个特别善谈的人,但我不善谈,也不想善谈,所以我打算结束这没有意思的对话,我冷漠地说:“对不起,我喜欢一个人散步,再见。”说完,我牵着多多往前走,它尽管不太请愿,但还是无奈地跟着了我。

在我们的身后,小比熊急切而失望地叫着,其中还夹杂着他深深的叹气。

自那以后,在我散步的时候,那个高个子的青年真的就没有再出现了。可是在别的时间别的地方,比如在小区的超市里,在停车的路边,在大门口的边上,甚至在我的楼下,我时常能够见到那个高个子和他的“淑女”。他的态度还是一如往常地友好,和我打简单的招呼,或是仅仅点个头从远处招招手。

渐渐地,我习惯这个人和他的狗狗出现在我的面前了,他们不再那么刺眼。

而我依然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悲凉之中。幸运的是,这种尖锐的悲凉已经变得平滑和温柔,我的心在回想起之前的岁月的时候不再如刀割般的疼痛,我的伤口已经度过了最严重的时刻,此刻已经开始结疤。

时间真的是一个最伟大的医生,它在潜移默化中就治疗你的伤口,让你从心病中渐渐恢复。终于,你开始用一种全新的心态面对四周,面对艰难的世事。你在磨难中成长了!

当然,我断然还不敢奢求太多的欢乐、太灿烂的阳光、太平顺的心境。因为我已然懂得了,人生就总要遇遇磕绊,受受打击,被背叛,被误会,被伤害,但人生还是要过下去,所以最好还是笑嫣如花吧!

在无数次的相遇之后,有一天在小区的花坛边,高个子青年又叫住了我:“你好!”大概见面太突然,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,他竟然只简单地说了声“你好”就没有下文了。

“你好!”我更不善谈,只能重复他的问候。

“最近没有去散步吗?”

“不是每天去,现在天凉了,我和多多只是有时候去。”

“喔,我都忘了!请代我向你的绅士问声好。”说到这里,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,提起手中的购物袋:“对了,这是我给淑女买的食品,分一半给你的绅士,算是淑女给它的小礼物吧?”大概觉得我会拒绝,他接着试探地问:“你不会拒绝吧?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绅士,当然我的淑女应该是更喜欢它。”

他说话的语气让我觉得彼此之间并不是特别陌生,于是我接受了他给多多的礼物,因为只有一个购物袋,他提出帮我送到房间里,免得再怀里抱一堆的食品。

接受了这份礼物之后的不久,有一次停车,太相信自己的技术,想钻进一个很狭小的空地,不小心蹭了旁边的车,还挺严重,虽然旁边没有别人,但还是很仔细地在车的窗前留了字条,写上电话号码,让对方尽快和我联系。

奇怪的是,那天根本没有人和我联系。担心字条被风吹走,就又拿了夹子和新的字条下楼,可那辆被蹭剐的车已经不再原来的地方了,难道是车主太糊涂,根本没有看到字条或是剐蹭的痕迹?

没有办法,我只能等着向车主认错的机会了。

几天以后,我终于看到了那辆车,已经修好了,从车里出来的就是那个高个子的青年和他的淑女。

看到我惊讶的表情,他有些奇怪:“怎么了?你的表情有些奇怪呀?“

“这个车是你的呀?“

“没错,是我的,我已经开了一年多了,又什么问题吗?“

“你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可是我------“我一时语塞,不知道怎么说。

“你今天说话怎么有些吞吞吐吐?”他显得有些奇怪。

“前几天,你的车被蹭了吧?”我想证实自己的判断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他有些气愤地说:“把我的宝贝车蹭了一个大大的划痕,却连个解释都没有,也太没有素质了吧?”

“你别这么说,明明在你的车窗上留了字条的。”我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他显得越发奇怪了。

“因为是我蹭了你的车,字条是我留得,”我说:“当天没有接到车主的电话,我还以为风把字条吹走了,就又下来看,车已经不再原来的位置上了,这几天,我留心看,也没有看到你的车,你可不能怪我,我是准备赔的。”我边说边把包打开:“你修车用了多少钱,我陪给你。”

“但是我没有留发票。”

“不用发票,你说多少钱,我给你就行了。”

“真的?”他说。

“当然是真的,我蹭坏了你的车,应该赔给你。”

“那我不客气了!”他说:“不多不少正好一万元。”

“什么?”我被吓了一跳:“你说多少?”

“一万!”

“那你还是拿发票吧。”我转头就走,太过分了,简直是讹诈!

“嘿!你还当真了,”他叫住我:“我是和你开玩笑的,我看到字条了,也断定蹭坏我的车的人就是你,所以我自己先去修了。我这两天正好不用上班,想着尽快把车子修好。”

“那你修车真正用了多少钱?”

“你别和我提钱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我把你的车蹭坏了,我当然要赔。”

“我可没有不让你陪,但我们换一种方式吧?”

“你是要秋后算账?”

“现在都大冬天了,等秋后可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我可等不起。”他说:“就今天吧!我中午就没有吃东西,现在给我一个小牛犊我都吃得下,怎么样?看你有没有诚意了!”

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。我还能说什么?走吧! 雅阁立景!

就这样,我和他渐渐熟悉了,他住的楼正好在我的后面,从我厨房的阳台上就可以看到他的客厅,他总是在周末早晨的阳光下,用镜子将光反射到我的厨房里,于是,我时常多煮一个鸡蛋,多热杯牛奶,他看到我招手,就心领神会地拿着我最喜欢的“好利来的牛角”敲我的门。我们一起用早餐,多多和他的淑女也一起用早餐。

没有我这个障碍。多多和淑女立刻就开始了甜蜜的恋爱。

而我和他就像两个严肃的亲家,总是为了两个孩子时常在一起,谈话的内容也离不开如胶似漆的狗狗。

我们都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,但又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。

冬天最冷的夜晚,我的车在半路上坏了,狂风呼啸,一场暴雪似乎就要降临了。我手足无措,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他。他真的很快就来了,问题解决了。暴风雪呼啸的时候,我已经坐在了温暖的房间里。

喝着热咖啡,我衷心地感谢他。

“在你为难得时候,你给我打电话,我特别高兴,“他说:”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呢!“

我抬起头看到他温暖的笑容,身体和心里的冰瞬间融解掉了。

“其实,我想这样和你说话已经很久了,从第一次见你的那一刻就想和你好好说说话。“他说。

“但是那天说的话都是关于多多和淑女。”

“那不是第一次见面,”他的话让我吃惊:“第一次见面是在你们同学的聚会上,我路过你们的包间,被洛桑拉了进去。你应该不记得我,但我记住了你,你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,有些忧郁,很奇怪,我突然就有了想要保护你的冲动。”他接着说:“特别巧,第二天,我在小区里见到了你和多多,多多和淑女一见钟情,它们快乐地表现出来,而我的一见钟情,我只能埋在心底,因为你太冷漠了。”

听着他的话,我觉得久违的幸福和快乐又来了!但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不由将脸侧过去,他大概不会想到,我将脸侧过去只是为了不让他发现脸上的红晕。窗外是呼啸的暴风雪,我的心也已经乱了方寸!

也许生活就是这样,一定会遇到很多的事情很多的人,让你悲哀,或是让你感动!所以,茫茫人海,世事变迁,却依然要相信肯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改变你,感动你,温暖你,爱护你!

让不好的随风去吧!

现在的日子缓缓地过,写给生活,也写给幸福!

 

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 1、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网所发布信息由原创信息、转载信息构成;
2、凡注明信息来源为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网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,其版权为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网所有;
3、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其他媒体的信息为本站转载信息,西藏当代文学研究中心网不对其观点的正确性和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。